云中狂行

那可说不准呢。

看完绘卷故友彻底成为温柔吞的傻逼迷妹……

(角画反了这种事太丢脸大家就当没看出来吧)

。。学不来上色,算了算了。

Dying In The Sun

吸血鬼AU。

想了想这么个PWP分成几章发没什么意义,就干脆一起重新丢上来了。


身体上方的重量在减轻。


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手似乎在动,力气很大,一边扒开令他几近闷绝的泥层,一边却又在试图挡住什么东西,与此同时整个身体也在往上顶,像破土而出的草芽。


他上半身终于探出了土壤,但这状态完全比在土下更痛苦,像落进了沸水里一般的灼痛没顶而过,他能听见自己的皮肤起泡又破裂的响动,这让他弓起了背部,身体蜷曲,本能地呜咽挣扎试图减轻这没由来的折磨。


然后他在那被强光致盲般的混沌下,感觉到一片阴影洒落下来笼在身上,他努力向其靠近些许,艰难地抬起头想看见点随便什么东西,无...

The Other Side Of Me

写给我寅,匆匆忙忙地拼在一起,很有一点乱,你凑合看看。。

大概有些话写给你听,按我自己的理解来的,不大到位。

标题是首挺好听的歌。


雷狮不幸在狙击镜里和个未知名字的帅哥一见钟情。


这年头只有真不要命的才远枪暗杀,不幸的是他的望远镜上星期失落在一场不尽人意的遭遇战里,组织内部的战损一时半会儿划不到这种小磕小碰上,他又是个懒得自己跑腿自费的大爷,临到任务才顺手捡把烂狙凑数。


如果说,第一印象惯常仓促,不一定会决定未来很多事的因果关联的话,那这位无疑是开了个好到不能再好的先河,轻而易举,大获全胜。


一步跨了几百米远的弹道稳稳地锁死在那张脸上,雷狮端详片...

“——刘玄德?”

构图参考DECO*27的ヒバナ(火花)专辑封面。

全明星期间,微草小年轻集体出去撸串,碰上隔壁桌的蓝雨小年轻,其中有个最年轻的跑过来招惹刘小别,油手直往刘小别白衣领上蹭,喻文州坐在旁边笑,说小孩子不懂事。
刘小别烦得要死,忽然灵机一动伸手摸住这崽子的脸,说:这么喜欢哥哥,那我们好好玩玩?见没什么反应就作势要去亲一口。

然后那崽子反手握住刘小别的两只手乐呵呵地来了句好啊忙不迭地就凑上去了。
别的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的刘小别顺着沿江大道吐了一路。

改梗。

赵子龙的日记本。01

除了史向的官配没有其它框定的配对,大家都是一起打架的好哥们。

很有点OOC,见谅。


今天大年初一,新年新气象,想着买身新装去上班。

进商城看了几圈发现没新的上架,还是那老贵的几套,查了下余额,昨儿刚交了水电煤气,现在就算把年终奖加上都还是买不起白执事。

一时心情很糟糕,很想捅人。

刚到单位门口碰着大哥了,穿得那叫一个喜庆,披甲戴胄的,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个近战嘞。大哥乐呵呵地喊我:“子龙啊!”

我有点诧异地应了一声,心想这人平常基本就不搭理我,估计氪了金正愁没人得瑟呢。

一码归一码,这要捧还是得捧一捧的,我就随口夸了一句衣服挺好看。

大哥:“也就那样吧!其实我不是很喜欢...

刘小别和孙翔谈个恋爱,半年了都还没打完全垒。

唐昊给他俩出主意,说喝点酒壮胆。

结果无论哪个酒量都烂到恶心人,两杯青岛下肚孙翔先开始迷糊,刘小别死撑了个半分钟,也开始拿筷子点邹远的胳膊。

昊哥就费劲巴拉把他俩搬回合租屋,孙翔倒在床上还在抖胳膊,游泳似的乱划拉。

刘小别他妈的有洁癖,跑下床去刷牙,拿着洗面奶就要往牙刷上杵。

……邹远就亲手给他挤了个牙膏,左弄右弄刘小别就是不张口,冲着邹远傻乐傻乐,邹远好言相劝,未果。

唐昊说洗个脸就成了,哪来那么多破事,反正那傻缺明儿起来只顾着头疼也没空管嘴有味儿没味儿。

邹远弄完了便领着刘小别往卧室走,到了床边他抬手指了一下床铺,孙翔在上头睡得死猪一样。他说:“来别哥,别哥,往这儿走,挺晚了,...

Cold As You.

收件人:风流倜傥帅气英俊时政板块小王子

抄送:无

主题:毕业以来我日子一直很苦今天也一样

添加附件:无


嗨,我亲爱的黄少,今天怎么样?

总之,我是不怎么样的,虽然一直以来我的主题都用的这句话,但是今天是真的,格外不怎么样。首先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当我敲出这行字的时候,我已经构思这封邮件超过两个小时了,…呃好吧,两小时一分四十秒。

我知道这个蠢毙了!但我的手机和电脑都告诉我我确实这么做了,就在饭后,就在我租的那间你说是可以媲美日本胶囊房的公寓里,那张唯一算得上是家具的单人沙发上。现在楼上有一对夫妇在办事,他们每天都八点钟准时开始,而我是六点打开文档的,...

情人节第二天,我被张晓波拿把小匕首架在脖子上逼我夸他。

那我就夸吧。
那我就写吧。

大概是上个月的事儿,有天我跟六爷发个微信说,我想泡他儿子。结果他儿子回我了,回了个 目瞪口呆。

我才发现不小心把爷俩拖一群里了,当时我第一反应是看了眼表,我问他还不睡,他说还早。

后来一些事情过去,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可是,有时候我起夜抽烟,经常会想,当时我为什么会想不开要泡他呢。论长相,他跟女人没得比啊。论性格,那更不用说了,不好看还笨,我开始的时候,一点都不喜欢他。

可是我既然收了,也没有个退货的地方,就勉勉强强着过了,偶尔有点小暴力,互相爆个粗,凑合着也算是幸福。

我对他,不很热情,不很投入,会买花,但不是自己种的,街口拎篮子的小丫头,揉揉她头发可以...

© 云中狂行 | Powered by LOFTER